利用羞辱感斥责性侵受害者,为何总是能成功?_凤凰资

利用羞辱感斥责性侵受害者,为何总是能成功?_凤凰资

▲不少女性在社交网络上讲述了自己的阅历,并鼓励有同样被骚扰或被性侵害经历的人英勇发声。

“公平世界实践”各群体既得利益、不保险感和不自信配合支持的心态,通过归咎于受害者,剥夺她们的正当性,权力者和看客均获得笃定的满足。而且这种归咎总能成功,因为没有人能完美防范、应对和处理,这首先是因为性骚扰出于权力毛病等,这象征着降等了受害者的取舍;其次如前所述,社会性别尺度早已深刻侵害女性的应对才干。还必须提出的是,即使不前两个条件,也没有人可能做到保证完美应答种种非意愿遭遇——性骚扰只是非被迫遭遇之一种。因此受害者老是能被找犯过错,而这又反过来强化了基于“公正世界理论&rdquo,百世加速海外布局 强化供给链输出-千龙网?中国首都网;的性别归咎。

谁应该为性骚扰的发生、经过和后果负责,无论是就常理还是就个案,都不是容易说清楚、有共识的问题。借用“公正世界实际”(编者注:社会学和心理学界一个颇受质疑和鞭笞的理论,在这种假说里,人们生活在一个公正的世界,得到的都是他们应当得到的:可怜的人所遇到的不幸是“咎由自取”,幸运的人则收获着他们的褒奖。)来解释,如果认可现存的男权社会是一个“公正世界”,以及内含侵略性的男性欲望是不能且不需被管理的,那么性骚扰的罪错方就是被骚扰者。

性骚扰受害者并非孤例,而是构造性困境

▲图为网络传布的微信群中对“雷闯被举报性侵案”的探讨截图,如同很多性侵害案件一样,在探讨中总是充满了对被侵害一方的质疑、责怪甚至羞辱。

巨大的羞耻感从何而来?

第二,女性和其余被压迫群体存在所谓“双重意识”,即她们会把持男权和压迫者的认知角度,并以之对自己作镜照审查和调解。受害者会有种种对骚扰者猜疑与谅解的心坎戏:“兴许我歪曲了他,兴许他真的只是关心我?”而相应地,她们的自我认知,也可能是混乱不清与自圆其说的,她们并不可以完整澄清自己的志愿并动摇依其行事。总之,对受害者的归罪总能胜利,甚至也能被她们本人所否认。

如何防备性骚扰?

━━━━━

文/吕频编辑走走

当我们说性骚扰不是性,这并不是说性骚扰与性无关,而是反对用“自发”的性欲将性骚扰公平化,而需要凸显其侵权的属性,这也有助于受害者解脱与性有关的羞耻。然而主流文化仍旧将性骚扰铺陈在“异性恋-男权”之下以男性欲望为主,女性身体为客的性传说中将性骚扰的发生视为男性“好色”“风流”,无奈自控地被女性的性魅力吸引,将性骚扰的成果视为女性的失贞丑事。而女性被羞耻培育的面对性时的解冻与无能,则埋下她们为遭遇性骚扰而自责的伏笔。

个体与结构

责备受害者总能成功,甚至被她们自己所承认

今天的中国女性还远不能广泛享受到去羞耻的性文明,固然以女性的性和身材作为资源的露骨营销司空见惯,494949最快开奖 494949最快开奖结果,然而仍是树立在女性为男性的性对象的逻辑之上。

需要说明的是,文中部分用词运用“她们”并非暗指性侵害案件的受害者均为女性,本文为针对近期所曝多少起性侵害案件所作,且其中较为明显地体现了“异性恋-男权”结构对女性的压制,在此语境下应用“她们”。

━━━━━

原标题:利用羞耻感斥责性侵受害者,为何总是能成功?

有名公益人、反乙肝鄙弃代表人物雷闯于这两日被举报涉嫌性侵。举报人的举报发出之后,雷闯先后两次发布了情形阐明。对关键事实的用词,雷闯的两次描述被认为有较大不同,一次为否定(举报)文章中的事实,一次则指出两人为恋爱关系。

因此性骚扰受害者的维权对她的社会网络是一个很大的考验,而良多人并不真正就性骚扰“三观”正确,就导致了她们得不到足够支持,远近的谴责与质疑则进一步加重她们的孤立。这些舆论因此可以被视为与性骚扰有意无意的“配合”——当受害者孤立无援,加害者就可以释怀遁逃。

━━━━━

“说出来”有多难

如果聚焦于与性骚扰有关的文化与立场及其如何作用于受害者,可以识别出三种系列运作:羞耻、归咎与孤破。女性因性骚扰而在这多少个方面的遭遇是在性与性别方面被规训与压抑的反响,而性骚扰又恶化和凸显了她们的弱势。

雷闯涉嫌性侵的举报还在争议之中,与此同时发酵的涉嫌性侵害的案件不止一起。自然大学创办人、环保卫士冯永锋被曝涉嫌性骚扰;北大客座传授、《南风窗》公益年度人物袁天鹏被曝涉嫌性侵女学生;网剧《套路》女导演林淑贞发声名指出自己在海口拍摄期间曾遭海航受训飞机师白某性侵;南京大学支教社团中多名女队员被当地游民骚扰......

“一定是你勾引了他吧”、“一个巴掌拍不响”、“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等粗暴可怕的言论很轻易就会拦截讲述与坦诚的勇气;而另一些更为精巧的舆论则会责备受害者应当更富强、更有智慧省得遭性侵害。所有的这些观点,都在实打实地加重着性侵害受害者的耻辱感,甚至成为压垮她们的最后一根稻草。“说出来”有多灾?性损害案件中受害者的羞耻感为何如此强大?而可能的解决之道,与其说寄渴望于个体的私德不如说是结构与轨制的保障。

━━━━━

女性不能穿着裸露、不能上夜班、不能出差、不能与男性引导单独相处——种种以预防性骚扰和保护女性为名的设置也使她们不能平等竞争。不外,“处分”这一角度首先应该更具体地用来理解试图抗争的受害者的遭遇,即所谓“荡妇耻辱”,就针对受害者的以儆效尤而言,无比有效。于是,也就可以懂得,为何最近两位知名公益人士雷闯和冯永锋被迫承认有性骚扰行动之后,和这两位相关的微信群里发出了一些针对受害者的毒辣咒骂和去世亡威胁——不仅是共振性的感情宣泄,而是一种群体的暴力再宣示,在雷和冯屈尊道歉的时候,共面向全国配发中国流动科技馆展览295套,依然要让受害者付出心理的代价,并且禁止更多曝光免得威胁到他们的同盟。

我没有办法责怪挚友不站在我一边。是对她背地那全体大语境的预见和设想,让我丧气无力。毋庸刻意表现恶意,只有相关不相关的人的几句话,甚至只是沉默,都已经足够号令出一个对受害者压制乃至迫害性的结构,而这个无物之阵,甚至在性骚扰发生之时,不用等到受害者试图维权,就已经配合地开端残害她的自我。

咱们可能将性骚扰及其文化支持均视为对女性的处罚,其潜在的功能是在女性走出内闱进入公共和职业范围之后,仍然通过始终的打击和羞辱,限度她们的活动领域跟能量,制止她们的发展,保障她们不至完全摆脱男权的桎梏。

我们终于不得不意识到,性侵害事件可能比我们假想中更普遍。这可能并非因为近年来此类事件越来越多,而只是敢于说出来的受害者比之前更多。而就在部分受害者鼓起勇气说出所有时,咱们也看到,积重难返的性别观点,仍然在压制着受害女性,使得她们被羞耻感压得喘不过起来。

如何预防性骚扰?有两种善意的手腕比较没有“效益”:一是教导女性,二是教诲骚扰者。这方面的实证证明与前文的论述一致,尤其是,须知女性没有义务也不足够的权利、也不可能作为完善举措者去预防自己受害。预防性骚扰产生的关键,在于机构和社区的意志——是有罪不罚,还是严惩不怠。

女性不能穿着袒露、不能上夜班、不能出差、不能与男性领导单独相处——种种以预防性骚扰和保护女性为名的设置也使她们不能等同竞争。

研讨指出,最重要的职场性骚扰单一预防措施,是加强机构管理。这不是说个人举动因素不存在,而是说,严格治理可以在相当水平上有效阻挡潜在的骚扰者。至于文化态度,是与制度互为表里,相互作用的,因而就文化所做的辨认和辩论同样非常主要(虽然没有制度性的进展,文化态度可能不免沦为泡沫)。

有时候只是缄默本身,就足够捣毁受害者

值班编纂李二号吾彦祖

美国自去年蔓延至今的反性骚扰活动,以个案和公共教育弥补了反性骚扰法律制度的不力,而又正在相称实用地促进制度的改良。而当初,一场洗礼也正要开始,所有为之出代价的女性,仍在等待被偿还。

一个当年的高中同窗,在2003-2016年间,从短信时期到微信时代,十多年断断续续变着方式骚扰我。我拒绝加他的微信,他就借其他男同学的微信给我发消息,在同学群里各种“褒奖”我。由于他在,我从没在那个群中说过一句话,最终无声退群。我讲给别人听,得到的最多的第一反应是:“他为什么找你?”,其次是“他结婚了吗?”——好像如果他是单身情有可原。我跟关系最好的高中同学讲,她毫无犹豫地说:“我感到他没什么坏心,他就是很观赏你。”

有人把性骚扰受害者的应答模式分为三种:脱离、躲避性协商与寻求支撑。上述我的反应是第一种。至于“躲避性协商”,20年前自残的某北大女学生高岩要求和骚扰她的教养建立“恋爱关系”就是一个例子。第三种模式中,首选追求友人或共事的个人帮助,最终只有极少数人能对质和提告。遗憾是,就这最后一种决定,有美国的研究显示,“正面杠”的勇敢并不能让受害者更多免于持续身心创痛,而被曝光的一些案例,例如甘肃庆阳中学生自残事件在忠告,“勇敢维权”的结果可能有多惨烈。

好友可能为我激烈的态度而震惊,再也没说什么,但让我沮丧的是,我并不信赖她理解了我。我所经历的这一骚扰从未超出试图对话更重大的程度,然而在那漫长的时间里它给我造成的压力是无人所知的。有一年,我被提议去参加一个NGO圈的运动,却赫然在告知上看到这位骚扰者是嘉宾讲者之一。那一刻我的身体恍如解冻在电脑前,心脏却狂跳&hellip,手机看开码最快的网站;…当然我没去那个活动。我经历了被骚扰者的普遍遭遇:退出工作任务或社会活动;主动被动的社会隔离;被否认、被质疑、压制、恐惧、愤怒;当然,不能和那些因为校园和职场性骚扰而失学、失业、抑郁、自残、自杀……的女性的凄凉相比。

羞耻是人类对性愿望的察觉和反应,《圣经》故事说人类因对裸体的羞耻而穿上了衣服,这并非切实的历史,而是反映了人类已经形成社会之后的羞耻感。然而在两性之间,不平等使羞耻更多成为女性的“专属”包袱,阻拦女性获取性教育常识,否认她们的性欲,贬斥女性的性自主活动……这些广泛存在的教育与传播操作塑造出害怕、愧疚、不知所措、不能言说的女性社会性别特质,保障了男权社会及其成员对女性的性与身体的宰制,使性成为男性对女性操纵与剥削性的使用。因此“异性恋-男权”体系下的性羞耻与性骚扰及其它类型的性暴力存在根本性的连接。

▲电影《嘉年华》剧照,图为片子中遭受性侵害的小文,她的妈妈在获悉后的第一反映是给了小文一巴掌,并撕碎了小文的裙子,将小文的头发剪成短发。

性骚扰受害者的孤立并不是独自存在的,而同样是女性的社会性境况的表示。男人女人谁更容易孤破?假如将社会网络视为资本与地位的表现,那么男性的社会网络应该更强,但须要意识到女性更多用情感劳动为人际关系付出,虽然回报未必同等。可怜的是,男权的系统会促使男性结成好处奇特体休戚相干,而女性则彼此竞争并作为伴侣附属于男性网络,在这种境况下,她们容易因失去价值或冲撞男权而被抛弃及孤立。

这一观点可以支持前述“性骚扰不是性”的观点:就作为一种气象的性骚扰而言,不受约束的男性个体欲望可以被理解为是一种实现性别权力的手段,或者说,骚扰者是个人露面代表男权社会向古代女性开具的变相“罚款”。即便自己没有遭遇性骚扰,其他女性遭遇的忠告也会消耗女性的能量。

▲2018年6月20日,甘肃庆阳19岁女孩小奕在当地某百货大楼坠楼身亡,自杀前围观者曾多次煽动她跃下高楼。庆阳市公安局西峰分局的情况说明暴露,小奕在校期间曾被其高中班主任吴永厚猥亵。

这里指的是,每个受害者都似乎是所有其他既往受害者记忆与遭遇的持续者,像晶体簇中的每一粒都彼此反射一样,能从被骚扰的那一刻起,开始唤出跟重复所有其余人所遭遇过的内心折磨,像画外音一样在她心中强行播放着:“为什么不是别人而是我?”、“我什么时候做错了什么才会这样?”、“为什么我没能这样做或那样做?”……这些带着耻辱的自审自责,是被骚扰者心田困顿的起源。然而当然不是她们自己想不开,而是她们知道,在这个事实社会里被骚扰者注定将被致于什么样的无人负责的境遇当中。

▲举报公益人雷闯性侵的帖子截图(局部)。

就微信上的这么两句话,把我气得发疯,当时我诚然是打字,却觉得自己是在近乎歇斯底里地大喊:“我不需要他的‘欣赏’……你看不见他给我造成了什么影响吗?!”

此外,还有两个因素强化了这个问题:第一,和公共场所陌生人之间的性骚扰不同,校园和职场性骚扰多是陷阱式部署,骚扰者在既有的人际关联的包装下试探进攻,步步为营,但又能够随时否认和抵赖,在心理和情感上操控受害者,逐步解除她们的武装,最终达到侵犯的目的。而在这个过程中,受害者可能迷惑迟疑,一直“错失”说“不”的机会,终极陷于懊恼和自责。

阅读次数:
 

上一篇:终于到达了这次寻宋之旅的最南端围墙上张贴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